農曆壬辰年  校慶倒計時:
站內文章搜索 高級搜索
 您現在的位置: 安徽香蕉视频ios版app教育培訓管理及綜合服務系統 >> 課外拓展 >> 知識廣角 >> 正文       

[推薦]席慕容 詩詞

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漠風 更新时间:2012/12/14 23:56:41 阅读:次


一棵開花的樹

 

如何讓你遇見我
在我最美麗的時刻

爲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佛讓我們結一段塵緣
佛於是把我化做一棵樹
長在你必經的路旁

陽光下
慎重地開滿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當你走近
請你細聽
那顫抖的葉
是我等待的熱情

而當你終於無視地走過
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那是我凋零的心

 

 

七裏香

 

溪水急著要流向海洋
浪潮卻渴望重回土地

在綠樹白花的籬前
曾那樣輕易地揮手道別

而滄桑了二十年後
我們的魂魄卻夜夜歸來
微風拂過時
便化作滿園的郁香

 

 

山 路

 

我好像答應過你
要和你 一起
走上那條美麗的山路

你说 那坡上种满了新茶
還有細密的相思樹
我好像答應過你
在一個遙遠的春日下午

而今夜 在灯下
梳我初白的發
忽然記起了一些沒能
实现的诺言 一些
無法解釋的悲傷

在那條山路上
少年的你 是不是
還在等我
還在急切地向來處張望

 

 

出塞曲

 

請爲我唱一首出塞曲
用那遺忘了的古老言語
請用美麗的顫音輕輕呼喚
我心中的大好河山

那只有長城外才有的景象
誰說出塞曲的調子太悲涼
如果你不愛聽
那是因爲
歌中沒有你的渴望

而我們總是要一唱再唱
像那草原千裏閃著金光
像那風沙呼嘯過大漠
像那黄河岸 阴山旁
英雄騎馬壯
騎馬榮歸故鄉

 

 

抉 择

 

假如我來世上一遭
只爲與你相聚一次
只爲了億萬光年裏的那一刹那
一刹那裏所有的甜蜜與悲淒

那麽 就让一切该发生的
都在瞬間出現吧
我俯首感謝所有星球的相助
讓我與你相遇
與你別離
完成了上帝所作的一首詩
然後 再缓缓地老去

 

 

初相遇

 

美麗的夢和美麗的詩一樣
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常常在最沒能料到的時刻裏出現

我喜歡那樣的夢
在梦里 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
一切都可以慢慢解釋
心裏甚至還能感覺到所有被浪費的時光
竟然都能重回時的狂喜和感激

胸懷中滿溢著幸福
只因爲你就在我眼前
对我微笑 一如当年
我真喜歡那樣的夢

明明知道你已爲我跋涉千裏
却又觉得芳草鲜美 落英缤纷
好像你我才初初相遇

 

 

雨中的了悟

 

如果雨之後還要雨
如果憂傷之後仍是憂傷

請讓我從容面對這別離之後的
别离 微笑地继续去寻找
一个不可能再出现的 你

 

 

青 春之一

 

所有的結局都已寫好
所有的淚水也都已啓程
卻忽然忘了是怎麽樣的一個開始
在那個古老的不再回來的夏日

無論我如何地去追索
年輕的你只如雲影掠過
而你微笑的面容極淺極淡
逐漸隱沒在日落後的群岚

遂翻開那發黃的扉頁
命運將它裝訂得極爲拙劣
含著泪 我一读再读
卻不得不承認
青春是一本太倉促的書

 

 

信 仰

 

我相信 爱的本质一如
生命的單純與溫柔
我相信 所有的
光與影的反射和相投

我相信 满树的花朵
只源於冰雪中的一粒種子
我相信 三百篇诗
反复述说著的 也就只是
年少時沒能說出的
那一個字

我相信 上苍一切的安排
我也相信 如果你願与我
一起去追溯
在那遙遠而謙卑的源頭之上
我們終於會互相明白

 

 

前 缘

 

人若真能转世 世间若真有轮回
那麽 我的爱 我们前世曾经是什麽

你 若曾是江南采莲的女子
我 必是你皓腕下错过的那朵

你 若曾是逃学的顽童
我 必是从你袋中掉下的那颗崭新的弹珠
在路旁的草叢中
目送你毫不知情地遠去

你若曾是面壁的高僧
我必是殿前的那一柱香
焚烧著 陪伴过你一段静默的时光

因此 今生相逢 总觉得有些前缘未尽
却又很恍忽 无法仔细地去分辨
無法一一地向你說出

 

 

爲什麽

 

我可以锁住笔 爲什麽
卻鎖不住愛和憂傷

在長長的一生里 爲什麽
歡樂總是乍現就凋落
走得最急的都是最美的時光

 

 

盼 望

 

其实 我盼望的
也不過就只是那一瞬
我从没要求过 你给我
你的一生

如果能在開滿了栀子花的山坡上
与你相遇 如果能
深深地愛過一次再別離
那麽 再長久的一生
不也就只是 就只是
回首時
那短短的一瞬

 

 

送 别

 

不是所有的夢都來得及實現
不是所有的話都來得及告訴你
內疚和悔恨
總要深深地種植在離別後的心中

尽管他们说 世间种种
最後終必成空
我並不是立意要錯過

可是我 一直都在这样做
錯過那花滿枝桠的昨日
又要錯過今朝

今朝 仍要重复那相同的别离
馀生將成陌路
一去千裏
在暮霭裏
向你深深地俯首

請爲我珍重
尽管他们说 世间种种
最後终必 终必成空

 

 

接友人書

 

那辜負了的
豈僅是遲遲的春日
那忘記了的
又豈僅是你我的面容
那奔騰著向眼前湧來的
是尘封的日 尘封的夜
塵封的華年和秋草
那低首斂眉徐徐退去的
是無聲的歌
無字的詩稿

 

 

野 风

 

就這樣地俯首道別吧
世間哪有什麽真能回頭的
河流呢

就如那秋日的草原 相约著
一起枯黃萎去
我們也來相約吧
相約著要把彼此忘記

只有那野風總是不肯停止
總是惶急地在林中
在山道旁 在陌生的街角
在我斑駁的心中掃過

扫过啊 那些纷纷飘落的
如秋葉般的記憶

 

 

悲 歌

 

今生將不再見你
只为 再见的
已不是你

心中的你已永不再現
再现的 只是些沧桑的
日月和流年

 

 

渡 口

 

讓我與你握別
再輕輕抽出我的手
知道思念從此生根
浮云白日 山川庄严温柔

讓我與你握別
再輕輕抽出我的手
華年從此停頓
熱淚在心中彙成河流

是那樣萬般無奈的凝視
渡口旁找不到一朵可以相送的花
就把祝福別在襟上吧
而明日
明日又隔天涯

 

 

無怨的青春

 

在年青的時候
如果你愛上了一個人
請你一定要溫柔地對待她
不管你們相愛的時間有多長或多短

若你们能始终温柔地相待 那麽
所有的時刻都將是一種無暇的美麗
若不得不分離
也要好好地說一聲再見
也要在心裏存著感謝
感謝她給了你一份記意

長大了之後 你才会知道
在蓦然回首的一刹那
没有怨恨的青春 才会了无遗憾
如山崗上那靜靜的晚月

 

 

乡 愁

 

故乡的歌 是一支清远的笛
总在有月亮的晚上 响起

故乡的面貌 却是一种模糊的怅望
仿佛雾里的 挥手别离

離別後
鄉愁是一棵沒有年輪的樹
永不老去

 

 

爱 你

 

在我心中荡漾的 是一片飘浮的云
你盡管說吧 說你愛我或者不愛
你盡管去選擇那些難懂的字句
把它們反反複複地排列開來

你盡管說吧 朋友
你的心情 我都會明白
你盡管變吧 變得快樂或者冷漠
你盡管去試戴所有的複雜的面具
走一些曲折的路

你盡管去做吧 朋友
你的心情我都會明白
人世间 尽管有变迁
友朋里 尽管有难测的胸怀
我只知道 朋友
你是我最初和最後的愛

在迢遙的星空上 我是你的
我是你的

永遠的流浪者 用漂泊的一生
安靜的守護著
你的温柔 和你的幸福
可是 朋友
漂流在恒星的走廊上
想你 却无法传递

流浪者的心情啊
朋友 你可明白

爱你 永远

 

 

與你同行

 

我一直想要 和你一起 走上那條美麗的山路
有柔风 有白云 有你在我身旁
傾聽我快樂和感激的心

我的要求其实很微小 只要有过那样的一个夏日
只要走过 那样的一次

而朝我迎来的 日复以夜 却都是一些不被料到的安排
还有那麽多琐碎的錯誤 将我们慢慢地慢慢地隔开
让今夜的我 终於明白

所有的悲欢都已成灰烬 任世间哪一条路我都不能
與你同行

 

 

暮 色

 

在一個年輕的夜裏
聽過一首歌
轻怜 缠绵
如山風拂過百合

再渴望時
却声息 寂灭
不见来踪 一无来处
空留那月光 浸人肌肤

而在二十年後的一個黃昏裏
有什麽與那一夜相似
竟而使那旋律翩然來臨
山鸣鼓应 直逼我心

回顧所來徑啊
蒼蒼橫著的翠微
這半生的坎坷啊
在暮色中
竟化爲甜蜜的熱淚

 

 

蓮的心事

 

我 是一朵盛开的夏荷
多希望
你能看見現在的我

風霜還不曾來侵蝕
秋雨也未滴落
青澀的季節又已離我遠去
我已亭亭 不忧 也不惧

现在 正是
我最美麗的時刻
重門卻已深鎖
在芬芳的笑靥之後
谁人知我蓮的心事

無緣的你啊
不是来得太早 就是
太遲

 

 

請別哭泣

 

我已無詩
世间也再无飞花 无细雨
塵封的四季啊
請別哭泣

万般 万般的无奈
愛的馀燼已熄
重回人間
猛然醒觉那千条百条 都是
已知的路 已了然的轨迹

跟著人群走下去吧
就這樣微笑地走到盡頭
我柔弱的心啊
请试著去忘记 请千万千万
別再哭泣

 

 

樹的畫像

 

當迎風的笑靥已不再芬芳
溫柔的話語都已沈寂
當星星的瞳子漸冷漸暗
而千山萬徑都絕滅蹤迹

我只是一棵孤獨的樹
在抗拒著秋的來臨

 

 

禅意(-)

 

當你沈默地離去
说过的或没有说过的话 都已忘记

我将我的哭泣 也夹在书页里
好像我們年少時的那幾朵茉莉
也許 会在多年後的一个黄昏里
從偶而翻開的扉頁中落下

没有芳香 再无声息
窗外 那时也許正落著细细的
細細的雨

 

 

禅意(二)

 

當一切都已過去
我知道
我會把你忘記

心上的重擔卸落
请你 请你原谅我
生命原是要不斷地受傷和不斷地複原

世界 仍然是一个
在溫柔地等待著我成熟的果園

天 这样蓝
树 这样绿
生活 原来可以这样的安宁和美丽

 

 

霧起時

 

霧起時 我就在你的怀里
这林间 充满了湿润的芳香
充滿了那不斷要重現的少年時光

霧散後
卻已是一生
山空湖靜
只剩下那 在千人万人中
也絕不會錯認的背影

 


 

曆史博物館
——人的一生,也可以象一座博物館嗎

 

最起初 只有那一轮山月
和極冷極暗記憶裏的洞穴

然後你微笑著向我走來
在清凉的早上 浮云散开

既然我該循路前去迎你
請讓我們在水草豐美的地方定居
我會學著在甲骨上蔔凶吉
并且把爱与信仰 都烧进
有著水紋雲紋的彩陶裏

那时侯 所有的故事
都開始在一條芳香的河邊
涉江而过 芙蓉千朵
诗也简单 心也简单

雁鸟急飞 季节变异
沿著河流我慢慢向南尋去
曾刻過木質觀音渾圓的手
也曾细雕着 一座
隋朝石佛微笑的唇

迸飞的碎粹之后 逐渐呈现
那心中最親愛與最熟悉的輪廓
在巨大陰冷的石窟裏
我是謙卑無怨的工匠
生生世世 反复描摹

可是 究竟在哪里有了差错
为什么 在千世的轮回里
我總是與盼望的時刻擦肩而過
风沙来前 我为你
曾經那樣深深埋下的線索
风沙过后 为什么
總會有些重要得細節被你遺漏

归路难求 且在月明的夜里
含淚爲你斟上一杯葡萄美酒
然后再急拔琵琶 催你上马
那时候 曾经水草丰美的世界
早已进入神话 只剩下
枯萎的红柳和白杨 万里黄沙

去又往返 仿佛
總有潮音在暗夜裏呼喚
胸臆間滿是不可解的溫柔
用五彩絲線繡不完的春日
越离越远 云层越积越厚
我斑駁的心啊
在傳說與傳說之間緩緩遊走

今生重來與你重逢
你在柜外 我已在柜中
隔著一片冰冷的玻璃
我熱切地等待著你的來臨
在错谔间 你似乎听到一些声音
當然你絕不可能相信
这所有的绢 所有的帛
所有的三彩和泥塑
這櫃中所有的刻工和雕紋啊
都是我给你的爱 都是
我曆經千劫百難不死的靈魂

在暮色里你漠然转身 渐行渐远
長廊寂寂 诸神静默
我终于成木成石 一如前世
廊外 仍有千朵芙蓉
淡淡地開在水中

浅紫 柔粉
還有那雪樣的白
像一副佚名的宋畫
在时光里慢慢点染 慢慢湮开


 
試驗——之一

他們說在水中放進
一塊小小的明礬
就能沈澱出所有的
渣滓

那麽如果
如果在我們的心中放進
一首詩
是不是也可以
沈澱出所有的昨日
 

試驗——之二

化學課裏有一種試紙
遇酸變紅遇堿變藍

我多希望
在人生裏
能有一種試紙
可以先來替我試出
那交纏在我眼前的
種種悲歡
 

悲喜劇

長久的等待又算得了什麽呢
假如過盡千帆之後
你終于出現
(總會有那麽一刻的吧)

當千帆過盡你翩然來臨
斜晖中你的笑容那樣真實
又那樣地不可置信
白蘋洲啊白蘋洲
我只剩下一顆悲喜不分的心

才發現原來所有的昨日
都是一種不可少的安排
都只爲了好在此刻

讓你溫柔憐惜地擁我入懷
(我也許會流淚也許不會)

當千帆過盡你翩然來臨
我將藏起所有的酸辛只是
在白蘋洲上啊白蘋洲上
那如雲霧般依舊飄浮著的
是我一絲淡淡的哀傷

 

飲酒歌

向愛情舉杯吧
當它要來的時候
我所能做的
也只有如此了

迎上前來迎上前來
是那不可置信襲人的
甜美氣息啊

拂過然後消失
怎樣描述有誰會相信

向愛情舉杯吧
當它要走的時候
我所能做的
也只有如此了

 
際遇

在馥郁的季節因花落
因寂寞因你的回眸
而使我含淚唱出的
不過是
一首無調的歌

卻在突然之間因幕起
因燈亮因衆人的
鼓掌才發現
我的歌竟然
是這一劇中的輝煌
 
誘惑

終于知道了
在這葉將落盡的秋日
終于知道什麽叫做
誘惑

永遠以絕美的姿態
出現在我最沒能提防的
時刻的
是那不能接受也
不能拒絕的命運

而無論是哪一種選擇
都會使我流淚
使我在葉終于落盡的那一日
深深地後悔
 
婦人的夢

春回而我已經回不去了
盡管仍是那夜的月那年的路
和那同一樣顔色的行道樹

所有的新芽都已掙出
而我是回不去的了
當所有的問題都已不能提起
給我再美的答案也是枉然
(我曾經那樣盼望過的啊)
月色如水是一種浪費
我確實已無法回去

不如就在這裏與你握別
(是和那年相同的一處嗎)
請從我矜持的笑容裏
領會我的無奈領會
年年春回時我心中的
微微疼痛的悲哀
 
結局

當春天再來的時候
遺忘了的野百合花
仍然會在同一個山谷裏生長
在羊齒的濃蔭處
仍然會有昔日的謦香

可是沒有人
沒有人會記得我們
和我們曾有過的歡樂和悲傷

而時光越去越遠終于
只剩下幾首佚名的詩和
一抹
淡淡的斜

 


詠歎調

不管我是要哭泣著
或是微笑著與你道別

人生原是一場難分悲喜的
演出而當燈光照過來時
我就必須要唱出那
最最艱難的一幕
請你屏息靜聽然後
再熱烈地爲我喝采

我終生所愛慕的人啊
曲終人散後
不管我是要哭泣著
或是微笑著與你道別

我都會慶幸曾與你同台

 


燈下的詩與心情

不是在一瞬間就能
脫胎換骨的
生命原是一次又一次的
試探

所以請耐心地等待
我愛讓晝與夜交替地過去
讓白發日漸滋長
讓我們慢慢地改變了心情

讓焚燒了整個春與夏的渴望
終于熄滅換成了
一種淡然的逐漸遠去的酸辛

月亮出來的時候
也不能再開門去探望
也能終于
由得它去瘋狂地照進
所有的山林

 

揣想的憂郁

我常揣想當暮色已降
走過街角的你
會不會忽然停步
忽然之間把我想起

而在那擁擠的人群之中
有誰會注意
你突然陰暗的面容
有誰能知道
你心中刹那的疼痛

啊我親愛的朋友
有誰能告訴你
我今日的歉疚和憂傷
距離那樣遙遠的兩個城市裏
燈火一樣輝煌

 

習題

在園裏種下百合
在心裏種下一首歌

這樣就可以
重複地溫習

那最初的相遇到
最後的別離
從實到虛從聚到散

我們用一生來學會的

那些課題啊
從淺到深從易到難

 

美麗的心情

假如生命是一
疾馳而過的火車
快樂和傷悲就是
那兩條鐵軌
在我身後緊緊追隨

所有的時刻都很倉皇而又模糊
除非你能停下來遠遠地回顧

只有在回首的刹那
才能得到一種清明的
酸辛所以也只有
在太遲了的时候
才能細細揣摩出一種
无悔的美麗的心情

 

散戲

讓我們再回到那
最起初最起初的寂寞吧

讓我們用長長的
並且極爲平凡的一生
來做一個證明
讓所有好奇好熱鬧的人群
都覺得無聊和無趣
讓一直煩擾著我們的
等着看精彩結局的观众
都紛紛退票頹然散去
這樣才能回複到
最起初最起初的寂寞吧

到那個時候舞台上
將只剩下一座空山
山中將空無一人只有
好風好日鳥喧花靜
到那個時候
白發的流浪者啊請你
請你伫足靜聽

在風裏雲裏遠遠地
互相傳呼著的
是我們不再困惑的
年輕而熱烈的聲音
 

雨中的了悟

如果雨之後還是雨
如果憂傷之後仍是憂傷

請讓我從容面對這別離之後的
別離微笑地繼續去尋找
一個不可能再出現的你

 

給我的水筆仔


若你能容我
在浪潮的來與去之間
在這極靜默屏息的刹那
若你能容我
寫下我蕞後的一句話

那兩只白色的水鳥
仍在船頭回旋飛翔
向海的灰紫色的山坡上
傳來模糊的栀子花香

一生中三次來過渡
次次都有
同樣溫柔的夕暮
這百轉千回的命運啊
我們不得不含淚向它臣服

在浪潮的來與去之間
在潔淨的沙洲上
我心中充滿了不舍和憂傷
可是我的水筆仔啊
請容我請容我就此停筆

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
最後的一句

也許
有些人將因此而不會再
互相忘記

 

淚·月華

忘不了的是你眼中的淚
映影著雲間的月華

昨夜下了雨
雨絲侵入遠山的荒冢
那小小的相思木的樹林
遮蓋在你墳山的是青色的蔭
今晨天晴了
地蘿爬上遠山的荒冢
那輕輕的山谷裏的野風
佛拭在你墳上的是白頭的草

黃昏時
誰會到墳間去辨認殘破的墓碑
已經忘了埋葬時的方位
只記得哭的時候是朝著斜陽

隨便吧
選一座青草最多的
放下一束風信子
我本不該流淚
明知地下長眠的不一定是你
又何必效世俗人的啼泣

是幾百年了啊
這悠長的夢還沒有醒
但願現實變成古老的童話
你只是長睡一百年我也陪你
讓野薔薇在我們身上開花
讓紅胸鳥在我們發間做巢
讓落葉在我們衣褶裏安息
轉瞬間就過了一個世紀

但是這只是夢而已
遠山的山影吞沒了你
也吞沒了我憂郁的心
回去了穿過那松林
林中有模糊的鹿影
幽徑上開的是什麽花
爲什麽夜夜總是帶淚的月華

 
遠行


明日
明日又隔山嶽
山嶽溫柔莊嚴
有郁雷發自深谷
重巒疊嶂
把我的雙眸遮掩

再見我愛
讓我獨自越過這陌生的澗谷
隔著深深的郁悶的空間
我的昔時在

 
自白

別再寫這些奇怪的詩篇了
你這一輩子別想做詩人
但是
屬于我的愛是這樣美麗
我心中又怎能不充滿詩意

我的詩句象斷鏈的珍珠
雖然殘缺不全
但是每一顆珠子
仍然柔潤如初

我無法停止我筆尖的思緒
像無法停止的春天的雨
雖然會下得滿街泥濘
卻也洗幹淨了茉莉的小花心


 

四季

1...
讓我相信親愛的
這是我的故事
就好像讓我相信
花開花落
就是整個春季的曆史

2...
你若能忘記那麽
我應該也可以
把所有的淚珠都冰凝在心中
或者將它們綴上
那夏夜的無垠的天空

3...
而當風起的時候
我也只不過緊一緊衣裾
護住我那仍在低唱的心
不讓秋來偷聽

4...
只爲不能長在落雪的地方
終我一生無法說出那個盼望
我是一棵被移植的針葉木
親愛的你是那極北的
冬日的故土

 

樓蘭新娘

我的愛人曾含淚
將我埋藏
用珠玉用乳香
將我光滑的身軀包裹
再用顫抖的手將鳥羽
插在我如緞的發上

他輕輕阖上我的雙眼
知道他是我眼中
最後的形象
把鮮花灑滿在我胸前
同時灑落的
還有他的愛和憂傷

夕陽西下
樓蘭空自繁華
我的愛人孤獨地離去
遺我以亘古的黑暗
和亘古的甜蜜與悲淒

而我絕不能饒恕你們
這樣魯莽地把我驚醒
曝我于不再相識的
荒涼之上
敲碎我敲碎我
曾那樣溫柔的心

只有斜陽仍是
當日的斜陽可是
有誰有誰有誰
能把我重新埋葬
還我千年舊夢
我應仍是樓蘭的新娘

——看中視“六十分鍾”介紹羅布泊,裏面有考古學者掘出千年前的木乃伊一具,據說發間插有鳥羽,埋葬時應是新娘。

 
短歌

在無人經過的山路旁
桃花紛紛地開了
並且落了

鏡前的那個女子
長久地凝視著
鏡裏
她的芬芳馥郁的美麗

而那潮濕的季節和
那柔潤的心
就是常常被人在太遲了的时候
才記起來的
那一種愛情

 
青春之三

我愛在今夜
回看那來時的山徑
才發現我們的日子已經
用另一種全然不同的方式
來過了又走了

曾經那樣熱烈地計劃過的遠景
那樣細致精密地描好了的藍圖
曾經那樣渴盼著它出現的青春
卻始終
始終沒有來臨

 

昙花的秘密

總是
要在凋謝後的早晨
你才會走過
才會發現昨夜
就在你的窗外
我曾經是
怎樣美麗又怎樣寂寞的
一朵

我愛也只有我
才知道
你錯過的昨夜
曾有過怎樣皎潔的月

 

距離

我們置身在極高的兩座山脊上
遙遙的彼此不能相望

卻能聽見你溫柔的聲音傳來
雲霧缭繞峽谷陡峭
小心啊你說我們是置身在
一步都不可以走錯的山脊上啊

所以即使是隔著那樣遠
那样远的距離
你也始終不肯縱容我始終守著
在那個年輕的夜裏所定下的戒律

小心啊你說
我們一步都不可以走錯
可是有的時候
嚴厲的你也會忽然忘記
也會回頭來殷殷詢問
荷花的消息和那年的
山月的蹤迹

而我能怎樣回答你呢
林火已熄悲風凜冽
我哽咽的心終于從高處墜落
你還在叮咛還在說
小心啊我們
我們一步都不可以走錯

所有的歲月都已變成
一篇虛幻的神話任它
綠草如茵花開似錦
也終于都要紛紛落下
在墜落的昏眩裏
有誰能給我一句滿意的解答

永別了啊
孤立在高高的山脊上的你
如果從開始就是一種
錯誤那麽爲什麽
爲什麽它會錯得那樣的美麗

 

白鳥之死

你若是那含淚的射手
我就是那一只
決心不再躲閃的白鳥

只等那羽箭破空而來
射入我早已碎裂的胸懷
你若是這世間唯一
唯一能傷我的射手
我就是你所有的青春歲月
所有不能忘的歡樂和悲愁

就好象是最後的一朵雲彩
隱沒在那無限澄藍的天空
那麽讓我死在你的手下
就好象是終于能
死在你的懷中

 


 

致流浪者

總有一天你會在燈下
翻閱我的心而窗外
夜已很深很靜

好像是一切都已過去了
年少時光的熙熙攘攘
塵埃與流浪山風與海濤
都已止息你也終于老去

窗外夜霧漫漫
所有的悲歡都已如彩蝶般
飛散歲月不再複返


無論我曾經怎樣固執地
等待過你也只能
給你留下一本
薄薄的薄薄的詩集

 
印記


不要因为也許会改变
就不肯說那句美麗的誓言
不要因为也許会分离
就不敢求一次傾心的相遇

總有一些什麽
會留下來的吧
留下来作一件不灭的印記
好讓好讓那些
不相識的人也能知道
我曾經怎樣深深地愛過你

 

十字路口


如果我真的愛過你
我就不會忘記

當然我還是得
不動聲色地走下去
說這天氣真好
風又輕柔
還能在斜陽裏疲倦地微笑
說人生真平凡
也沒有什麽波折和憂愁

可是如果我真的愛過你
我就不會忘記

就是在這個十字路口
年輕的你我曾揮手
從此分離

 

青青的衣裾

我是一條清澈的河流
繞過你伫立的沙洲
在那個晴朗的夏日
有著許多白雲的午後

你青青的衣裾
在風裏飄搖
倒映在我心中
又象一條溫柔的水草

帶著甜蜜的痛楚
我頻頻回顧
我將流過不再重回
此生將無法與你再相會

我知道冬必將來臨
蘆花也會凋盡
兩岸的悲歡將如雲煙
只留下群星在遙遠的天邊

在冰封之前
我將流入大海
而在幽暗的孤寂的海底
我會將你想起
還有你那還有你那
青青的衣裾
 
給青春

並不是我願意這樣老去的
只是白天黑夜不斷地催促
將你從我身邊奪去
到連我伸手也再無法構及的
距離

 

悲劇的虛與實

其實並不是真的老去
若真的老去了此刻
再相見時我心中
如何還能有轟然的狂喜

因此你迟疑着回首時
也不是真的忘記
若真的忘記了月光下
你眼裏那能有柔情如許

可是又好像並不是
真的在意若真的曾經
那樣思念過又如何能
雲淡風輕地握手寒喧
然後含笑道別靜靜地
目送你再次再次的
離我而去

 

山百合

與人無爭靜靜地開放
一朵芬芳的山百合
靜靜地開放在我的心裏

沒有人知道它的存在
它的潔白
只有我的流浪者
在孤獨的路途上
時時微笑地想起它來

 

藝術家

你已用淚洗淨我的筆
好讓我在今夜畫出滿池的煙雨

而在心中那個芬芳的角落
你爲我雕出一朵永不凋謝的荷

浮生若夢
我愛
何者是實何者是空
何去何從

 

永遠的流浪者

你盡管說吧
說你愛我或者不愛
你盡管去選擇那些
難懂的字句把它們
反反複複地排列開來
你盡管說吧
列蒂齊亞你的心情
我都會明白

你盡管變吧
變得快樂或者冷漠
你盡管去試戴所有的
複雜的面具
走一些曲折的路
你盡管去做吧
列蒂齊亞你的心情
我都會明白

人世間盡管有變遷
友朋裏盡管有
難測的胸懷我只知道
列蒂齊亞你是我
最初和最後的愛

在迢遙的星空上
我是你的我是你的
永遠的流浪者
用漂泊的一生安靜地
守護在你的幸福和
你溫柔的心情之外

可是列蒂齊亞
漂流在恒星的走廊上
想你卻無法傳遞
流浪者的心情啊
列蒂齊亞你可明白
詩的價值

若你忽然問我
爲什麽要寫詩

爲什麽不去做些
別的有用的事

那麽我也不知道
該怎樣回答

我如金匠日夜捶擊敲打
只爲把痛苦延展成
薄如蟬翼的金飾

不知道這樣努力地
把憂傷的來源轉化成
光澤細柔的詞句
是不是也有一種
美麗的價值

 

如歌的行板


一定有些什麽
是我所不能了解的

不然草木怎麽都會
循序生長
而侯鳥都能飛回故鄉

一定有些什麽
是我所無能爲力的

不然日與夜怎麽交替得
那樣快所有的時刻
都已錯過憂傷蝕我心懷

一定有些什麽在叶落之后
是我所必須放棄的

是十六歲時的那本日記
還是我藏了一生的

那些美麗的如山百合般的
秘密

 

愛的筵席

是令人日漸消瘦的心事
是舉箸前莫名的傷悲
是記憶裏一場不散的筵席
是不能飲不可飲也要拼卻的
一醉

 
年輕的心


不再回頭的
不只是古老的辰光
也不只是那些個夜晚的
星群和月亮

盡管每個清晨仍然會
開窗探望
每個夏季仍然
會有茉莉的清香

可是是有些什麽
已經失落了
在擁擠的市街前
在倉皇下降的暮色中
我年輕的心啊
永不再重逢

 

蚌與珠

無法消除那創痕的存在
于是用溫熱的淚液
你將昔日層層包裹起來

那記憶卻在你懷中日漸
晶瑩光耀每一轉側
都來觸到痛處
使回首的你怆然老去
在深深的靜默的海底

 
緣起

就在衆荷之間
我把我的一生都
交付給你了

沒有什麽可以斟酌
可以來得及盤算
是的沒有什麽
可以由我們來安排的啊

在千層萬層的蓮葉之前
當你一回眸

有很多事情就從此決定了
在那樣一個充滿了
花香的午後

 

一個畫荷的下午

在那個七月的午後
在新雨的荷前如果
如果你沒有回頭

我本來可以取任何一種題材
本來可以畫成一張
完全不同的素描或是水彩

我的一生本來可以有
不同的遭逢如果
在新雨的荷前
你只是靜靜地走過

在那個七月的午後如果
如果你沒有回頭

 

十六歲的花季

在陌生的城市裏醒來
唇間仍留著你的名字
愛人我已離你千萬裏
我也知道
十六歲的花季只开一次

但我仍在意裙裾的潔白
在意那一切被贊美的
被寵愛與撫慰的情懷
在意那金色的夢幻的網
替我擋住異域的風霜

愛原來是一種酒
飲了就化作思念
而在陌生的城市裏
我夜夜舉杯
遙向著十六歲的那一年

 

我難道是真的在愛著你嗎
難道難道不是
在愛著那不複返的青春

那一朵
還沒開過就枯萎了的花
和那樣倉促的一個夏季

那一張
還沒著色就廢棄了的畫
和那樣不經心的一次別離

我難道是真的在愛著你嗎
不然不然怎麽會
愛上
那樣不堪的青春

 

疑問

我用一生
來思索一個問題

年輕時如羞澀的蓓蕾
無法啓口

等花滿枝丫
卻又別離

而今夜相見
卻又礙著你我的白發

可笑啊不幸的我
終于要用一生

來思索一個問題

 

我的信仰

我相信愛的本質一如
生命的單純與溫柔
我相信所有的
光與影的反射和相投

我相信滿樹的花朵
只源于冰雪中的一粒種子
我相信三百篇詩
反複述說著的也就只是
年少時沒能說出的
那一個字

我相信上蒼一切的安排
我也相信如果你願與我
一起去追溯
在那遙遠而謙卑的源頭之上
我們終于會互相明白

 

山月——舊作之一

在山中午夜松林象海浪
月光替松林剪影
你笑著說這不是松
管它是什麽深遠的黑透明的藍
一點點淡青一片片銀白
還有那幽幽的綠映照著映照著
林中的你在你的林中

你殷勤款待因爲你是富豪
有著許許多多山中的故事
佛曉的星星林火傳奇的梅花鹿
你說著說著
却留神着不对我说且粋字

我等著用化石般的耐心
可是月光使我聾了山風不斷襲來
在午夜古老的林中百合蒼白

 

山月——舊作之二

我曾踏月而去
只因你在山中
而在今夜訴說著的熱淚裏
猶見你微笑的面容

叢山黯暗
我華年已逝
想林中次次春回依然
會有強健的你
挽我拾級而上
而月色如水芳草淒迷

 

山月——舊作之三

請你靜聽月下
有商女在唱後庭
(唱時必定流淚了吧)

雨雪霏霏如淚
如淚
(唱歌的我是不是商女呢)

不知道千年的夢裏
都有些什麽樣的曲折和反複
五百年前五百年後
有沒有一個女子前來爲你
含淚低唱

而月色一樣滿山
青春一樣如酒

 

無悔的人

她曾對我許下
一句非常溫柔的諾言
而那輪山月
曾照過她在林中年輕的
皎潔的容顔

用芳香的一瞬來換我
今日所有的憂傷和寂寞

在長夜痛哭的人群裏
她可知道我仍是啊
無悔的那一個

 
訣別

不願成爲一種阻擋
不願讓淚水
沾濡上最親愛的那張臉龐

于是在這黑暗的時刻
我悄然隱退
請原諒我不說一聲再會
而在最深最深的角落裏
試著將你藏起
藏到任何人任何歲月
也无法触及的距離

 

溶雪的時刻

當她沈睡時
他正走在溶雪的小鎮上
渴念著舊日的
星群並且在
冰塊互相撞擊的河流前
輕聲地
呼喚著她的名字
而在南國的夜裏
一切是如常的沈寂
除了幾瓣疲倦的花瓣
因風
落在她的窗前

 

流血的創口
總有複合的盼望
而在心中永不肯痊愈的
是那不流血的創傷

多情應笑我千年來
早生的豈只是華發
歲月已灑下天羅地網
無法逃脫的
是你的痛苦和
我的憂傷

 
無題

愛原來就爲的是相聚
爲的是不再分離

若有一種愛是永不能
相見永不能啓口
永不能再想起
就好像永不能燃起的
火種孤獨地
凝望著黑暗的天空

 

藝術品

是一件不朽的記憶
一件不肯讓它消逝的努力
一件想挽回什麽的欲望

是一件流著淚記下的微笑
或者是一件
含笑記下的悲傷

 

非別離

不再相見並不一定等于分離
不再通音訊也
並不一定等于忘記

只爲你的悲哀已揉進我的
如月色揉進山中而每逢
夜涼如水就會觸我舊日疼痛

 

如果

四季可以安排得極爲黯淡
如果太陽願意
人生可以安排得極爲寂寞
如果愛情願意
我可以永不再出現
如果你願意
除了對你的思念
親愛的朋友我一無長物
然而如果你願意
我將立即使思念枯萎斷落

如果你願意我将
把每一粒種子都掘起
把每一條河流都切斷
讓荒蕪幹涸延伸到無窮遠
今生今世永不再將你想起
除了除了在有些個
因落淚而濕潤的夜裏如果
如果你願意

======================

讓步

只要在我眸中
曾有你芬芳的夏日
在我心中
永存一首真摯的詩

那麽就這樣憂傷以終老
也沒有什麽不好

 

塵緣

不能像
佛陀般靜坐于蓮花之上
我是凡人
我的生命就是這滾滾凡塵
這人世的一切我都希求
快樂啊憂傷啊
是我的擔子我都想承受
明知道總有一日
所有的悲欢都将離我而去
我仍然竭力地搜集
搜集那些美麗的糾纏著的
值得爲她活了一次的記憶

 

那麽我今天的經曆
又有些什麽不同
曾讓我那樣流淚的愛情
在回首時也不过
恍如一夢

彩虹的情詩

我的愛人是那剛消逝的夏季
是暴雨滂沱
是剛哭過的記憶

他來尋我時尋我不到
因而洶湧著哀傷
他走了以後我才醒來
把含著淚的三百篇詩寫在
那逐漸雲淡風輕的天上
 

終于使得你
不再愛我
終于與你永別
重回我原始的寂寞

沒料到的是
相逢之前的清純
已無處可尋
而在我心中
你變成了一把永遠燃燒著的
野火
 

錯誤

假如愛情可以解釋
誓言可以修改
假如你我的相遇
可以重新安排

那麽
生活就會比較容易
假如有一天
我終于能將你忘記

然而這不是
隨便傳說的故事
也不是明天才要
上演的戲劇
我無法找出原稿
然後將你
將你一筆抹去
 

那女子涉江采下芙蓉
也不過是昨日的事
而江上千載的白雲
也不過只留下了
幾首佚名的詩

那麽我今天的經曆
又有些什麽不同
曾讓我那樣流淚的愛情
在回首時也不过
恍如一夢
 

最後的水筆

跋涉千裏來向你道別
我最初和最後的月夜
你早已識得我在我
最年輕最年輕的時候
你知道觀音山曾怎樣
愛憐地俯視過我而
青春曾怎樣細致溫柔

而你也即刻認出了我
當滿載著憂傷歲月啊
我再來過渡再讓那
暮色溶入我滄桑熱淚
而你也了解並且曾
凝神注視那兩只海鷗
如何低飛過我的船頭

逝者如斯啊水筆仔
昨日的悲歡將永不會
爲我重來重來的我
只有月光下這片郁綠
這樣孤獨又這樣擁擠
藏著啊我所有的記憶

再見了啊我的水筆仔
你心中有我珍惜的愛
莫怨我恨我更請你
常常將年輕的我記起
請你在海風裏常回首
莫理會世間日月悠悠
 

繡花女

我不能選擇我的命運
是命運選擇了我

于是日複以夜
用一根冰冷的針
繡出我曾經熾熱的
青春
 

暮歌

我喜歡將暮未暮的原野

在這時候
所有的顔色都已沈靜
而黑暗尚未來臨
在山岡上那叢郁綠裏
還有著最後一筆的激情

我也喜歡將暮未暮的人生
在這時候
所有的故事都已成型
而結局尚未来临

我微笑地再作一次回首
尋我那顆曾彷徨淒楚的心
 

畫展

我知道
凡是美麗的
總不肯也
不會
爲誰停留

所以我把
我的愛情和憂傷
挂在牆上
展覽並且
出售
 

隱痛

我不是只有只有
對你的記憶
你要知道
還有好多好多的線索
在我心底

可是有些我不能碰
一碰就是一次
錐心的疼痛

于是
月亮出來的時候
只好揣想你
微笑的模樣
卻絕不敢絕不敢
揣想它如何照我
塞外家鄉

 

高速公路的下午

路是河流
速度是喧嘩
我的車是一支孤獨的箭
射向獵獵的風沙
(他們說這高氣壓是從內蒙古來的)

襯著驕陽順著青草的呼吸
吹過了幾許韶華
吹過了關山萬裏
(用九十公裏的速度能追得上嗎)
只爲在這轉角處與我相遇使我屏息

呼喚著風沙的來處我的故鄉
遂在疾馳的車中淚滿衣裳

 
植物園

七月的下午
看完那商的銅殷的土
又來看這滿池的荷
在一個七月的下午

荷葉在風裏翻飛
像母親今天的衣裳
荷花溫柔地送來
她衣褶裏的暗香

而我的母親仍然不快樂
只有我知道是什麽緣故

美麗的母親啊
你總不能因爲它不叫作玄武你就不愛這湖

 

命運

海月深深
我窒息于湛藍的鄉愁裏
雛菊有一種夢中的白
而塞外
正芳草離離

我原該在山坡上牧羊
我愛的男儿骑着马来时
會看見我的紅裙飄揚
飄揚今夜揚起的是
歐洲的霧
我迷失在灰黯的巷弄裏
而塞外
芳草正離離
 
出塞曲

請爲我唱一首出塞曲
用那遺忘了的古老言語
請用美麗的顫音輕輕呼喚
我心中的大好河山

那只有長城外才有的清香
誰說出塞子歌的調子都太悲涼
如果你不愛聽
那是因爲歌中沒有你的渴望

而我們總是要一唱再唱
想著草原千裏閃著金光
想著風沙呼嘯過大漠
想著黃河岸啊陰山旁
英雄騎馬啊騎馬歸故鄉

 

長城謠

盡管城上城下爭戰了一部曆史
盡管奪了焉支又還了焉支
多少個隘口有多少次的悲歡啊
你永遠是個無情的建築
蹲踞在荒莽的山巅
冷眼看人間恩怨

爲什麽唱你時總不能成聲
寫你不能成篇
而一提起你便有烈火焚起
火中有你萬裏的軀體
有你千年的面容
有你的雲你的樹你的風

敕勒川陰山下
今宵月色應如水
而黃河今夜仍然要從你身旁流過
流進我不眠的夢中

 

狂風沙

風沙的來處有一個名字
父親說兒啊那就是你的故鄉
長城外草原千裏萬裏
母親說兒啊名字只有一個記憶

風沙起時鄉心就起
風沙落時鄉心卻無處停息
尋覓的雲啊流浪的鷹
我的揮手不只是爲了呼喚
請讓我與你們爲侶劃遍長空
飛向那曆曆的關山

一個從沒見過的地方竟是故鄉
所有的知識只有一個名字
在灰暗的城市裏我找不到方向
父親啊母親
那名字是我心中的刺


敕勒川陰山下
今宵月色應如水
而黃河今夜仍然要從你身旁流過
流進我不眠的夢中

 

 

美麗的時刻
給H·P


當夜如黑色錦緞般
鋪展開來而
輕柔的話語從耳旁
甜蜜地纏繞開來
在白晝時
曾那樣冷酷的心
竟也慢慢地溫暖起來

就是在這樣一個
美麗的時刻里
渴望
你能
擁我
入懷
 

新娘

愛我但是不要只因爲
我今日是你的新娘
不要只因爲這薰香的风
這五月歐洲的陽光

請愛我因爲我將與你爲侶
共度人世的滄桑

眷戀該如無邊的海洋
一次又一次起伏的浪
在白發時重溫那起帆的島
將沒有人能記得你的一切
像我能记得的那麽多那麽好

愛我趁青春年少
 

伴侶

你是那疾馳的箭
我就是你翎旁的風聲
你是那負傷的鷹
我就是撫慰你的月光
你是那昂然的松
我就是纏綿的藤蘿






你永是我的伴侶
我是你生生世世
溫柔的妻
 

時光的河流
——誰說我們必須老去,必須分離

可是我至愛的
你沒有聽見嗎
是什麽從我們床前
悄悄地流過
將我驚起

黑發在雪白的枕上
你年輕強壯的身軀
安然地熟睡在我身旁
窗内你是我终生的伴侶
窗外月明星稀

啊我至愛的此刻
從我們床前流過的
是時光的河嗎
還是只是暗夜裏
我的惡夢我的心悸
 

他給了我整片的星空
好讓我自由地去來
我知道我享有的
是一份深沈寬廣的愛

在快樂的角落裏才能
從容地寫詩流淚
而日耀的園中
他將我栽成一株
恣意生成的薔薇

而我的幸福還不止如此
在他強壯溫柔的護翼下
我知道我很知道啊
我是一個
受縱容的女子

 
流浪者之歌


在異鄉的曠野
我是一滴悔恨的溶雪

投入山澗再投入溪河
流過平原再流過大湖
換得的是寂寞的歲月

在這幾千裏冰封的國度
總想起那些開在南方的扶桑
那一個下午又一個下午的
金色陽光
想起那被我虛擲了的少年時
爲什麽不對那圓臉愛笑的女孩
说出我心里的那一個字

而今日的我是一滴悔恨的溶雪
在流浪的盡頭化作千尋瀑布
從痛苦撕裂的胸中發出吼聲
從南方呼喚
呼喚啊
我那失去的愛人

 

孤星

在天空裏
有一顆孤獨的星

黑夜裏的旅人
總會頻頻回首
想象著那是他初次的
初次的愛戀

 

茉莉


茉莉好像
沒有什麽季節
在日裏在夜裏
時時開著小朵的
清香的蓓蕾

想你
好像也沒有什麽分別
在日裏在夜裏
在每一個
恍惚的刹那間

 
青春之二

在四十五歲的夜裏
忽然想起她年輕的眼睛
想起她十六歲時的那個夏日
從山坡上朝他緩緩走來
林外陽光眩目
而她衣裙如此潔白

還記得那滿是茶樹的丘陵
滿是浮雲的天空
還有那滿耳的蟬聲
在寂靜的寂靜的林中

 

春蠶

只因總在揣想
想幻化而出時
將會有絢爛的翼
和你永遠的等待

今生我才甘心
做一只寂寞的春蠶
在金色的繭裏
期待著一份來世的
許諾

 

夏日午後

想你和那一個
夏日的午後
想你從林深處緩緩走來
是我含笑的出水的蓮

是我的最最溫柔
最易疼痛的那一部分
是我的聖潔遙遠
最不可碰觸的華年

极願如庞贝的命運
將一切最美的在瞬間燒熔
含淚成爲永恒的模子
好能一次次地在千萬年間
重複地重複地重複地
嵌進你我的心中

 

曉鏡

我以爲
我已經把你藏好了
藏在
那樣深那樣冷的
昔日的心底

我以爲
只要絕口不提
只要讓日子繼續地過去
你就終于
終于會變成一個
古老的秘密

可是不眠的夜
仍然太長而
早生的白發又泄露了
我的悲傷

 

銅版畫

若夏日能重回山間
若上蒼容許我們再一次的相見
那麽让羊齿的叶子再绿
再綠讓溪水奔流
年華再如玉

那時什麽都還不曾發生
什麽都還沒有征兆
遙遠的清晨是一張著墨不多的素描
你從灰蒙擁擠的人群中出現
投我以羞怯的微笑

若我早知就此無法把你忘記
我將不再大意我要盡力镂刻
那個初識的古老夏日
深沈而緩慢刻出一張
繁複精致的銅版
每一劃刻痕我都將珍惜
若我早知就此終生都無法忘記

 

傳言

若所有的流浪都是因爲我
我如何能
不愛你風霜的面容

若世間的悲苦你都已
爲我嘗盡我如何能
不愛你憔悴的心

他們說你已老去
堅硬如岩並且極爲冷酷
卻沒人知道我仍是你
最深處最柔軟的那個角落
帶淚並且不可碰觸

 
重逢之一

燈火正輝煌而你我
卻都已憔悴在相視的刹那
有誰聽見心的破碎

那樣多的事情都已發生
那樣多的夜晚都已過去
而今宵只有月色
只有月色能如當初一樣美麗

我們已無法回頭也無法
再向前走親愛的朋友
我們今世一無所有也再
一無所求

我只想如何才能將此刻繡起
繡出一張綿綿密密的畫頁
繡進我們兩人的心中
一針有一針的悲傷與
疼痛

 

重逢之二

在漫天風雪的路上
在昏迷的刹那間
在生與死的分界前
他心中卻只有一個遺憾
遺憾今生再也不能
再也不能與她相見

而在溫暖的春夜裏
在一杯咖啡的滿與空之間
他如此冷漠不動聲色地
向她透露了這個秘密
卻添了她的一份憂愁
憂愁在離別之後
將再也無法再也無法
把它忘記

 

悲歌

今生將不再見你
只爲再見的
已不是你

心中的你已永不再現
再現的只是此滄桑的
日月和流年

 

戲子

請不要相信我的美麗
也不要相信我的愛情
在塗滿了油彩的面容之下
我有的是颗戲子的心

所以請千萬不要
不要把我的悲哀當真
也別隨著我的表演心碎
親愛的朋友今生今世
我只是个戲子
永遠在別人的故事裏
流著自己的淚

 

生別離

請再看
再看我一眼
在風中在雨中
再回頭凝視一次
我今宵的容顔

請你將此刻
牢牢地記住只爲
此刻之後一轉身
你我便成陌路

悲莫悲兮生別離
而在他年在
無法預知的重逢裏
我將再也不能
再也不能再
如今夜這般美麗

 

 
古相思曲
只緣感君一回顧,使我思君暮與朝
——古樂府

在那樣古老的歲月裏
也曾有過同樣的故事
那彈箜篌的女子也是十六歲嗎
還是說今夜的我
就是那個女子

就是幾千年來彈著箜篌等待著的
那一個溫柔謙卑的靈魂
就是在莺花爛漫時蹉跎著哭泣的
那同一個人

那麽就算我流泪了也别笑我软弱
多少個朝代的女子唱著同樣的歌
在開滿了玉蘭的樹下曾有過
多少次的別離
而在這溫暖的春夜裏啊
有多少美麗的聲音曾唱過古相思曲

1979.7.

 
祈禱詞

我知道這世界不是絕對的好
我也知道它有離別有衰老
然而我只有一次的機會
上主啊請俯聽我的祈禱

请给我一个長長的夏季
給我一段無瑕的回憶
給我一顆溫柔的心
給我一份潔白的戀情

我只能來這世上一次所以
請再給我一個美麗的名字
好讓他能在夜裏低喚我
在奔馳的歲月裏
永遠記得我們曾經相愛的事
 

異域

于是夜來了
敲打著我十一月的窗
從南國的馨香中醒來
從回家的夢裏醒來
布魯塞爾的燈火輝煌

我孤獨地投身在人群中
人群投我以孤獨
細雨霏霏不是我的淚
窗外蕭蕭落木

 
千年的願望


總希望
二十歲的那個月夜
能再回來
再重新活那麽一次
然而
商時風
唐時雨
多少枝花
多少個閑情的少女
想她們在玉階上轉回以後
也只能枉然地剪下玫瑰
插入瓶中

 

山月

我曾踏月而來
只因你在山中
山風拂發拂頸拂裸露的肩膀
而月光衣我以華裳

月光衣我以華裳
林間有新綠似我青春模樣
青春透明如醇酒可飲可盡可別離
但終我倆多少物換星移的韶華
卻總不能將它忘記

更不能忘記的是那一輪月
照了長城照了洞庭而又在那夜照进山林

從此悲哀粉碎
化做無數的音容笑貌
在四月的夜裏襲我以郁香
襲我以次次春回的怅惘

 

回首

一直在盼望著一段美麗的愛
所以我毫不猶疑地將你舍棄
流浪的途中我不斷尋覓
卻沒料到回首之時
年輕的你從未稍離

從未稍離的你在我心中
春天來時便反複地吟唱
那濱江路上的灰沙炎日
那麗水街前的一地月光
那清晨園中爲誰摘下的茉莉
那渡船頭上風裏翻飛的裙裳

在風裏翻飛然後紛紛墜落
歲月深埋在土中便成琥珀
在灰色的黎明前我怅然回顧
親愛的朋友啊
難道鳥必要自焚才能成爲鳳凰
難道青春必要愚昧
愛必得憂傷

 

給你的歌

我愛你只因岁月如梭
永不停留永不回頭
才能編織出華麗的面容啊
不露一絲褪色的悲愁

我愛你只因你已远去
不再出現不複記憶
才能掀起層層結痂的心啊
在無星無月的夜裏

一層是一種掙紮
一層是一次蛻變
而在蓦然回首的痛楚裏
亭亭出現的是你我的華年

 

邂逅

你把憂傷畫在眼角
我將流浪抹在額頭
你用思念添幾縷白發
我讓歲月雕刻我憔悴的手

然後在街角我們擦身而過
漠然地不再相識

親愛的朋友
請別錯怪那韶光改人容顔
我們自己才是那個化裝師

 

暮色

在一個年輕的夜裏
聽過一首歌
清洌纏綿
如山風拂過百合

再渴望時却声息寂灭
不見蹤迹亦無來處
空留那月光沁人肌膚

而在二十年後的一個黃昏裏
有什麽是與那夜相似
竟爾使那旋律翩然來臨
山鳴谷應直逼我心

回顧所來徑啊
蒼蒼橫著的翠微
這半生的坎坷啊
在暮色中竟化爲甜蜜的熱淚

 

 
古相思曲 
只緣感君一回顧,使我思君暮與朝 
——古樂府 

在那樣古老的歲月裏 
也曾有過同樣的故事 
那彈箜篌的女子也是十六歲嗎 
還是說今夜的我 
就是那個女子 

就是幾千年來彈著箜篌等待著的 
那一個溫柔謙卑的靈魂 
就是在莺花爛漫時蹉跎著哭泣的 
那同一個人 

那麽就算我流泪了也别笑我软弱 
多少個朝代的女子唱著同樣的歌 
在開滿了玉蘭的樹下曾有過 
多少次的別離 
而在這溫暖的春夜裏啊 
有多少美麗的聲音曾唱過古相思曲 

1979.7. 

 
祈禱詞 

我知道這世界不是絕對的好 
我也知道它有離別有衰老 
然而我只有一次的機會 
上主啊請俯聽我的祈禱 

请给我一个長長的夏季 
給我一段無瑕的回憶 
給我一顆溫柔的心 
給我一份潔白的戀情 

我只能來這世上一次所以 
請再給我一個美麗的名字 
好讓他能在夜裏低喚我 
在奔馳的歲月裏 
永遠記得我們曾經相愛的事 
 

異域 

于是夜來了 
敲打著我十一月的窗 
從南國的馨香中醒來 
從回家的夢裏醒來 
布魯塞爾的燈火輝煌 

我孤獨地投身在人群中 
人群投我以孤獨 
細雨霏霏不是我的淚 
窗外蕭蕭落木 

 
千年的願望 


總希望 
二十歲的那個月夜 
能再回來 
再重新活那麽一次 
然而 
商時風 
唐時雨 
多少枝花 
多少個閑情的少女 
想她們在玉階上轉回以後 
也只能枉然地剪下玫瑰 
插入瓶中 

 

山月 

我曾踏月而來 
只因你在山中 
山風拂發拂頸拂裸露的肩膀 
而月光衣我以華裳 

月光衣我以華裳 
林間有新綠似我青春模樣 
青春透明如醇酒可飲可盡可別離 
但終我倆多少物換星移的韶華 
卻總不能將它忘記 

更不能忘記的是那一輪月 
照了長城照了洞庭而又在那夜照进山林 

從此悲哀粉碎 
化做無數的音容笑貌 
在四月的夜裏襲我以郁香 
襲我以次次春回的怅惘 

 

回首 

一直在盼望著一段美麗的愛 
所以我毫不猶疑地將你舍棄 
流浪的途中我不斷尋覓 
卻沒料到回首之時 
年輕的你從未稍離 

從未稍離的你在我心中 
春天來時便反複地吟唱 
那濱江路上的灰沙炎日 
那麗水街前的一地月光 
那清晨園中爲誰摘下的茉莉 
那渡船頭上風裏翻飛的裙裳 

在風裏翻飛然後紛紛墜落 
歲月深埋在土中便成琥珀 
在灰色的黎明前我怅然回顧 
親愛的朋友啊 
難道鳥必要自焚才能成爲鳳凰 
難道青春必要愚昧 
愛必得憂傷 

 

給你的歌 

我愛你只因岁月如梭 
永不停留永不回頭 
才能編織出華麗的面容啊 
不露一絲褪色的悲愁 

我愛你只因你已远去 
不再出現不複記憶 
才能掀起層層結痂的心啊 
在無星無月的夜裏 

一層是一種掙紮 
一層是一次蛻變 
而在蓦然回首的痛楚裏 
亭亭出現的是你我的華年 

 

邂逅 

你把憂傷畫在眼角 
我將流浪抹在額頭 
你用思念添幾縷白發 
我讓歲月雕刻我憔悴的手 

然後在街角我們擦身而過 
漠然地不再相識 
啊 
親愛的朋友 
請別錯怪那韶光改人容顔 
我們自己才是那個化裝師 

 

暮色 

在一個年輕的夜裏 
聽過一首歌 
清洌纏綿 
如山風拂過百合 

再渴望時却声息寂灭 
不見蹤迹亦無來處 
空留那月光沁人肌膚 

而在二十年後的一個黃昏裏 
有什麽是與那夜相似 
竟爾使那旋律翩然來臨 
山鳴谷應直逼我心 

回顧所來徑啊 
蒼蒼橫著的翠微 
這半生的坎坷啊 
在暮色中竟化爲甜蜜的熱淚   

月桂树的願望 

我爲什麽還要愛你呢 
海已經漫上來了 
漫過我生命的沙灘 
而又退得那樣急 
把青春一卷而去 

把青春一卷而去 
灑下滿天的星鬥 
山依舊樹依舊 
我腳下已不是昨日的水流 

風清雲淡 
野百合散開在黃昏的山巅 
有誰在月光下變成桂樹 
可以逃過夜夜的思念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文章錄入:xxxedu    責任編輯:xxxedu 
    發表評論】【加入收藏】【告訴好友】【打印此文】【關閉窗口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 最 新 更 新 ¤
    普通文章席慕容 詩詞
    普通文章鄧小平當年不要回釣魚島的內幕
    普通文章二十世紀中國經曆的五次核危機
    普通文章讓你短命的20個生活小細節
    ¤ 热 门 推 荐 ¤
    香蕉视频ios版app教育總部
    香蕉视频ios版app教育總校
    無爲十字街開泰商
    ¤ 资 源 下 载 ¤
    ¤ 最 新 商 品 ¤
    ¤ 相 关 文 章 ¤
      量子之父問道古聖先賢
    療愈密碼,把低頻能量提升成高
    共振能使低頻變高頻
    爲什麽人的肉眼看不見靈體?
    關于我們 | 會員注冊 | 會員登陸 | 聯系方式 | 課程信息 | 人才招聘 | 特色課程 | 小新星商城 | 下載中心 | 留言板

    电话:0551-65531527 0565-2620114 E-mail:xxxedu@163.com 客服QQ:
    安徽安培星教育管理有限公司  香蕉视频ios版app 地址:安徽合肥市濉溪路万豪广场A座十四楼

     技術支持:貫際科技(0532-86870360)